远在海外的博士学位儿子要求母亲二胡过十级


昨日早晨,正在武昌江滩公园练习拉二胡的欧阳地真接到儿子王菖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发来的短信,问她武汉的天气热不热,是否坚持到老年大学上课等。她对身旁的朋友“抱怨”...
昨日早晨,正在武昌江滩公园练习拉二胡的欧阳地真接到儿子王菖从荷兰阿姆斯特丹发来的短信,问她武汉的天气热不热,是否坚持到老年大学上课等。她对身旁的朋友“抱怨”:“我这个儿子比老年人还罗嗦”。

欧阳地真今年58岁,家住杨园街建设新村。儿子王菖出生于1985年,如今已是阿姆斯特丹大学数学系在读博士,在他对儿时的回忆中,最多的是母亲动不动会顺手拿出一副扑克牌,亮出4张牌后母子俩“算24”的情景。欧阳地真告诉记者,儿子刚读小学时,她和丈夫一起陪着儿子算。丈夫患脑溢血去世后,她独自拉着儿子做这种算术游戏。她说,王菖的成长过程中基本没买过玩具,但扑克牌却买了几十副。

因为数学拔尖,王菖的求学路顺风顺水,2003年从华师一附中毕业,考取中国科技大学数学系,2007年考上国防科技大学应用数学专业硕士生,前年又被阿姆斯特丹大学数学系录取攻读博士。

从2003年离开武汉四处求学,王菖一直为独居的母亲担心。这些年来,他不管身在何处,学习多紧张,至少每周两次给母亲发短信或打电话。听说母亲想到老年大学学二胡,他不但悄悄寄钱帮母亲报了名,还专门买了一把2000多元的二胡。

欧阳地真告诉记者,王菖前不久又给她一个“压力”,说:“我博士毕业时,你的二胡一定要考过10级,到时候我给您买一把一万元的二胡”,说这话时,她的脸上漾满幸福。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