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fusion贝斯手阿洪接受的Guitar Asia专访!

几年前,我在一个本地琴行看琴的时候,突然听到某人正在演奏 Teen Town(Jaco的名曲)的开头。于是我闻声而至,发现是一个琴行的伙计。大约1年以后,我又在一个本地的酒吧中看到了这个年轻人,于是经过我的自我介绍,从那时起我们成了朋友。这个年轻人叫阿洪,他的确是一个有才能的香港贝斯手。每次看他的现场我都很高兴。

=============以下为Guitar Asia对他的采访================================
Guitar Asia:你为什么选择演奏贝斯?
Hong:嗯,这还要从我小的时候说起,当时听主流的摇滚乐,那时候电台有一个周6摇滚节目,我每周都收听,是一个忠实听众。事实上,当时我非常想成为一个摇滚歌手。当我上高3的时候,我决定我应该弹贝斯,因此我参加了学校的吉他培训班。第一节课上,老师给我展示了一把贝斯,我拿起它,发现很难握住指板,因为琴弦实在是粗又高。于是老师让我先用吉他来练习,当时家里正好有把旧的尼龙弦吉他。我把它当作贝斯来弹,就这样持续了2年。我跟随着收音机里播放的曲子即兴,不久,我觉得我确实需要一把贝斯了。于是我攒了1年的钱,买了我的第一把贝斯,Aria的Mad Axe,价值1600港币。

Guitar Asia:当时你多大?
Hong:16岁吧。

Guitar Asia:在你买了第一把贝斯后,你上过正规的贝斯班吗?
Hong:是的,但只上了几个月。你要知道,当时正逢HKCE考试(可能是香港中考?),我不得不暂时放弃贝斯班的学习,全身心的投入复习中。与此同时,由于我学习的非常快,老师交完了他给我的贝斯教材,他说他没有什么可以交给我的了,建议我买一些视频教学,观摩,继续学习。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开始自己练习了。然而,伴随着我的成长,我非常幸运的陆续收到了很多人的建议,其中一些甚至是著名的乐手。

Guitar Asia:当时谁给你的影响最大呢?
Hong: Lemmy,来自Motorhead乐队的主唱兼贝斯手。我惊诧于他的嗓音和他加入了失真的贝斯音色。另一个人是来自Whitesnake乐队的Neil Murray。他的贝斯音色也非常好,我喜欢听他弹琴。"Lonely days and lonely nights" (编者按: 也许是 "Is this love?" 白蛇 "1987" 专辑)。 这首曲子我一直非常喜欢。他用精炼的音符构成的律动,真是难以形容的美妙。若干年后,当我听了James Jamerson的曲子,我才意识到Neil是从哪里获得的灵感。其他的伟大的贝斯手还有 Billy Sheehan, Michael Manring, John Patitucci 等人,当然了,还有最最伟大的Jaco Pastorius。

Guitar Asia:那么当你刚开始学贝斯的时候,你认为最难的是什么呢?
Hong: 我个人认为是基本贝斯技巧(基本功一定要打好),我总是感觉我的手指速度不够快,你看,比如我的手指总是力不从心,不受我的想法所控制。当我刚开始弹的时候,我甚至不能解决左右手协调性和右手触弦的正确性 等问题。

Guitar Asia:那你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呢?
Hong:不断的练习与失败,加上勤奋。我用耳朵仔细的分辨音色,保留那些我认为好的音色,总结经验。
速度,力度,音色,有一段时间我沉迷于Billy Sheenan的演奏风格,并且差点因为尝试这种演奏风格而使手指受伤。之后又迷上了Michael Mannring 的点弦,花了1年的时间来练习,我很喜欢点弦。

Guitar Asia: 这个时期你参加过几个乐队?
Hong: 3个,你可能不相信,我第一个乐队是英摇,第二个仍然是一个摇滚乐队。第三个,Mirage(香港知名fusion乐队),是一个fusion乐队。在我第二个乐队到第三个乐队期间,我的演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实际上那也是一个自我评估自我定位的时期。

Guitar Asia: 什么使你从摇滚乐演奏转向爵士乐演奏?
Hong: 这个转变期大约持续了3年,在我退出第二个乐队的时候,我开始思考我的音乐定位。当时,摇滚乐变得越来越前卫,越来越大音量,越来越重。我们当时玩的也都是重型音乐和重金属之类的,我觉得如果我们一直那样玩下去,可能就一直玩硬核之类的东西了。当时正逢乐队分裂,于是我决定不再继续玩摇滚了。你看,就是那样。那时我还在HMV音像店的爵士部门工作,我开始长时间的接触New Age, Blues 和 Jazz 乐。听到了没有失真的吉他音色,这种轻音乐引起了我的兴趣。于是我觉得我应该多听听各种各样风格的音乐,而不是只听摇滚乐。因此我开始听Reggae(雷鬼,拉丁美洲的一种流行音乐,贝斯演奏风格独特,优美), New Age, Blues, Jazz 等。同时那段日子我也经常在酒吧里参加JAM。由于参加这些JAM活动,我认识到,如果想演奏好听的音乐,就应该培养对音乐的感觉。如果你没有感觉,即使你的技术多好,你也无法演奏优美的音乐。最终,我喜欢上了Jazz音乐的自由的形式,也可能是由于当时我认识了一些Jazz乐手,他们鼓励我投入Jazz的怀抱的缘故吧,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目标,用1年的时间尽可能多的学习Jazz音乐理论。

Guitar Asia: 你以前是不是把自己关在排练室,夜以继日的练琴?你现在还这样吗?
Hong: (笑) 是的,那时我每天练琴10小时。辞掉了我的工作,我非常怀念那段美好的日子,尤其是每当我完成了既定的目标。我现在不这样练琴了。

Guitar Asia: 你有没有想感谢的人,对于曾经帮助过你学习爵士乐的人。
Hong: 有2个人,Paul Lui 和 Junior Carpio ,他们教了我很多爵士乐理,我永远欠他们的,如果没有他们,我不可能在1年里有那么大的进步。

Guitar Asia: 我认为有很多想开始演奏爵士乐但不知道如何入门的朋友。
Hong: 是的,刚开始的时候确实让人很懊恼,我起初也是很沮丧,似乎有很多坏事一件接一件的发生,你看,没有工作不说,弹琴不能入们,没有思路,真是太糟糕了!随后发生的一件事,使我看到了曙光,那就是当我接触了Charlie Parker(著名爵士音乐家,好像是sax手)的名曲Donna Lee之后,实际上我学的是 Jaco 版的Donna Lee,真是受到了震撼,使用合理的音符和模式,竟然能创造出这么美的音乐,音乐是声音和时间的组合,没有这两个元素,就不是音乐。

Guitar Asia: 看来当你接触过Donna Lee之后,你开始发现了演奏爵士乐的奥秘?
Hong: 是的非常正确,我不得不谢谢Charlie Parker 和Jaco Pastorius。

Guitar Asia: 鉴于中国文化的影响,你的父母没有反对过你这么执著的演奏贝斯?
Hong: 当然有,起初他们以为我只是拿贝斯当业余爱好,慢慢当他们发现我想把弹琴作为我的事业的时候,他们怒了,这也是我刚才提到的 很多坏事之一,那段日子实在让我痛不欲生。不过一切都过去了,至少现在我可以证明,我选择弹琴的道路是正确的。

Guitar Asia: OK,关于你的过去已经说了很多了,你能介绍一下你现在用的设备吗?
Hong: 我有2把贝斯,Tobias KillerB,拆掉了品丝,另一把Pedulla MVP,都是4弦,还有一把是朋友的Fender Jazz贝斯,我很喜欢它的声音。American Vintage 75' Jazz贝斯,具有粘连性的音色。

Guitar Asia: 我看到你喜欢在高把位演奏,那你不觉得Fender Jazz贝斯20品具有局限性吗?和你另外两把琴比。
Hong: 既有又没有,我注意到我以前总爱在高把位弹,我现在开始刻意的注重中低把位的演奏。实际上,这两种风格我都应该把握,我认为 能把握高低把位得演奏,是非常重要的。

Guitar Asia: 你觉得使用Fender贝斯的passive拾音器,和你常用的active拾音器比,影响了你的音色或者演奏风格吗?
Hong: 没有,我现在习惯于Fender贝斯的自然音色,而不是受电路激励的主动拾音器音色,Fender贝斯这么流行自然有它的道理,它有清晰自然的固体感音色。

Guitar Asia: 你现在乐队的风格是什么?
Hong: fusion,或者rock fusion,略带Jazz元素。乐队成员:

Johnny Abraham on drums

Tracy Cheuk on piano

Hiroshi on guitar

Craig Steffeson on saxophone

Hilary Ashe-Roy on flute(长笛)

Myself on bass

Guitar Asia: 你现在还练琴吗?
Hong: 是的,但和过去比少了许多。并不是因为我变懒惰了,只是我觉得我已经非常努力,而且我不想给自己施加过大的压力,精神上和肉体上。过渡的练习并不一定就好,你可能会变的机械化,培养机械的演奏方式。对于任何艺术,享乐其中才能将它表达的更好,因此我不想因为压力过大而使演奏受到影响。现在我想弹琴的时候就会拿起琴。

Guitar Asia: 有没有给初学者的建议呢?
Hong: 在你正式开始练习前,一定要热指,可以做一些简单的音阶练习。记住贝斯不是一件独奏乐器,而是节奏乐器(尽管可以独奏)。所以一定要注重培养 精简的音符,时值和乐感。教人 如何培养出乐感是很难的事情,乐感来自于每个人自己对音乐的体验。练习的时候一定要使用节拍器。

Guitar Asia: 爵士乐为什么吸引你呢?
Hong: 因为你要有正确的感觉和心情,当你演奏爵士乐的时候。我每次演奏的时候都感到快乐。

Guitar Asia:演奏爵士乐最大的挑战是?
Hong: 即兴演奏,每次演奏都不一样,可以不断挑战自我。再一个就是 交互,乐手共同演奏之间的交互。

Guitar Asia: 你追求的是什么?在贝斯上。
Hong: 任意营造音乐氛围的能力。当你加入一个动机的时候,有时候动机发起人 需要你来营造一个合理的音乐氛围,因此用我的贝斯来提供这个氛围是十分重要的。

Guitar Asia: 你最近一般都听什么音乐?
Hong: James Taylor 四重奏,和一个叫做D' Sound的pop/R&B乐队。我很少 听solo贝斯手独奏的曲子了,我认为我已经过了这个把贝斯当作独奏乐器演奏的阶段,除了爵士乐,我还希望听到一些新的类型的音乐,并不是说我赶时髦,我只是想有更多的选择,爵士乐,就像其他音乐一样,永远都在改变着,就拿Herbie Hancock 和 John Schofield最新专辑来说吧,他们在爵士乐里面加入了很多新的音乐元素,真的很不错。

Guitar Asia: 你一定用过不少贝斯AMP,哪个品牌给你印象最深刻?
Hong: 我以前喜欢SWR,但现在不同了,现在我更喜欢功能单一的AMP,市场上有很多不错的品牌,我现在最喜欢Hartke。

Guitar Asia: 你的最大目标是?
Hong: 我只是想享受演奏的乐趣,就是这些。然而,我也希望能够出一张个人贝斯独奏专辑,希望用2年的时间达成这个愿望。

Guitar Asia: 你和许多香港艺人合作过,其中有没有有意思的事情?
Hong: 很多,最近一次印象深刻的是,和Yeung Chin Wah(啥怪名字?:0),香港流行女歌手,在歌曲唱完后,她冲着我说话,还摇动手臂,比划着姿势,但由于她mic话筒离的太远,我什么也听不到。记住,那是一个很大的屋子,舞台灯光跟着她走,我说:阿??? 她就重复,我只能看到她动嘴唇,我猜她想让我走到舞台中央Show一下。这时观众都开始笑了,我还是匪夷所思,最终,她走到我面前,说:你能不能帮我把夹克衫脱掉? 当时真是又尴尬又好笑阿。

Guitar Asia: 有没有过难忘的演出经历或瞬间?
Hong: 有,去年一个组织者请我参加一个向Jaco致敬的小型演出,著名贝斯手,来自澳大利亚的Steve Hunter和 Sylvan也被邀请参加。我很荣幸,Ted Lo 和 Johnny Boy当时也在。

Guitar Asia: 糟糕的瞬间呢?
Hong: 我就不说名字了,一个晚上我和一个吉他手,一个鼓手在酒吧演出,那个鼓手不是爵士鼓手,不会打爵士,但吉他手决定演奏爵士,因此鼓手无法hold the groove(我的理解,呵呵:)),随着吉他加入的切分,律动整体不协调,效果非常糟糕,后来鼓手急了,撂下东西就走人了,吉他手也急了,俩人走后,我一个人站在舞台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