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如何揉弦

二胡音乐之所以动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发音圆润、甜美、悦耳动听,近似于人声,能充分表达出人的思想感情,这和演奏时运...
    二胡音乐之所以动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的发音圆润、甜美、悦耳动听,近似于人声,能充分表达出人的思想感情,这和演奏时运用揉弦技巧有着密切的关系。揉弦是利用左手的动作使弦的长度(一长一短)或张力(一松一紧)持续不断地发生变化,从而发出近似于人声颤动的音波。揉弦是左手最重要的技巧之一,甚至可以说是二胡演奏中最为重要的技巧之一,它还是一个演奏家独特风格的具体体现。

  揉弦在二胡发展的早期称为“吟”,幅度较大的揉弦称为“大吟”。但随着二胡事业的飞速发展,揉弦的变化越来越复杂,很难用一种符号来概括,在乐谱上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将乐曲所有的揉弦都用符号标出来。因此,揉弦的符号就逐渐废弃不用,而由演奏者来作艺术上的处理了。

  揉弦的种类很多,凡是利用琴弦长度或张力持续变化产生音波的方法都可以叫做揉弦,常用的有滚揉、压揉、滑揉、抠揉等等。

    滚揉是最基本的揉弦技法,它是以手掌的上下摆动,带动手指第一关节作屈伸运动,使指尖在音位上均匀地滚动,来改变弦长产生音波的一种揉弦方法。滚揉是由两个动作过程来组成的,第一个过程是:手掌上提,使手指第一关节伸直,以指面触弦,此时发出比音准基线略低的音;第二个过程是:手掌下摆,使手指第一关节弯曲,触弦点滚至指尖部位,此时发出比音准基线略高的音。这两个过程循环往复,手指就在音位上均匀地滚动,从而发出围绕音准基线上下波动的揉弦音。

    在滚揉时,动作的主动点应该放在手背部位,手掌只可上下运动,而不可里外煽动。手腕是动作的一个“轴”,因此腕部千万不可僵硬。运动中小臂被动地微微上下摆动是正常的,但有的演奏者却用小臂来带动手运动,这就使滚揉动作的从属关系颠倒了,会造成动作僵硬、发音笨拙等不良倾向。还有一点要特别注意的,就是滚揉的音波一定要围绕音准基线上下等幅地均匀波动。

    滚揉的音波总是从音准基线先向下波动,然后再经过音准基线向上波动,如此循环。因此,它的第一个动作一定是手掌上提,而不能是相反。

  滚揉是借鉴西压揉。

  压揉是利用手掌的上下摆动,带动手指对琴弦产生轻重不同的压力,来改变弦张力而发出音波的一种揉弦方法。在压揉时,手指的按弦音位应该略低于音准基线,它的第一个动作和滚揉相反,是手掌下摆,带动手指对弦压力加大,使发音从略低的音经过音准基线至略高的音;第二个动作是手掌复原,手指对弦压力减小,使发音经过音准基线回落到略低的音。在压揉时,左手的动作和滚揉是相似的,所不同的只是手指的第一关节没有屈伸运动,指尖也不在弦上滚动,手掌上下摆动的力量均化作手指的压力作用于琴弦。纯粹的压揉发音较为紧张,力度较大,有一定的深度,但缺乏滚揉的优美和流畅。因此,在实际演奏中,除了乐曲的特殊需要外,常将压揉和滚揉结合起来使用。因为在演奏方法上,这两种揉弦都是以手掌上下摆动来带动手指运动的,所以在动作上并没有矛盾。我们以压、滚成份相等的揉弦为例:手指按音准基线,第一个动作,手掌上提,手指第一关节伸直,触弦点滚至指面部位,手指对弦没有加压,此时发出比音准基线略低的音;第二个动作,手掌下摆,手指第一关节弯曲,在触弦点滚至指尖部位的同时增加对弦的压力,发出比音准基线略高的音;然后在回复第一个动作时撤去对弦的压力,如此循环往复。根据乐曲的不同需要,压、滚的成份是可以随意调配的,只需在揉弦时加大压力、减少滚动或加大滚动、减少压力即可。这两种不同性质揉弦的结合,再加上力度、频率、幅度、情绪等等的变化,就为我们营造出丰富多彩的揉弦世界。

  空弦音一般不需揉弦,如因乐曲需要时,可用以下三种方法来进行:①以三指按在琴杆上做揉弦动作,使琴弦张力微微发生变化来产生音波;②一指按在千斤上作滚揉,同时稍稍加压来产生音波;③一指按在千斤以上部位,微微在压弦,用改变琴弦的张力来产生音波。但空弦的揉弦音波一般只有音准基线上方的波动,而不易有音准基线下方的波动,因此容易引起音准偏高。解决的办法是:将琴杆微微向右偏斜,即可使空弦音略低一些,这样再加上揉弦动作,音准就正常了。

  除了以上所说的改变弦长的滚揉,和改变弦张力的压揉这两种常规的揉弦方法以外,还有改变弦长的滑揉和改变弦张力的抠揉这两种特殊的揉弦方法。

  滑揉本是坠胡所特有的揉弦方法,它是以手指在琴弦上围绕音准基线上下滑动,来改变弦长产生音波的一种技法,其符号是“﹋﹋”。滑揉又分小滑揉和大滑揉两种。小滑揉在演奏方法上与滚揉有很多共同之处,它也是以手掌的上下摆动来带动手指运动的,与滚揉不同的是:手指的第一关节不作屈伸运动,而是手指弯曲,以指尖触弦,甚至可以用指甲触弦,在手掌上提时,手指随之向上滑过音准基线,发出略低的音;当手掌下摆时,手指同时向下滑动,发出略高的音,如此循环往复。滑揉是纯粹改变弦长的揉弦方法,因此,在演奏时手指触弦要轻,尽量使对弦压力保持平衡,不要有任何变化,否则将会失去滑揉特有的风味。大滑揉也称悬腕滑揉,顾名思义要将手臂稍稍抬高,使手腕悬起,手指呈居高临下之态,用指尖触弦,虎口要松开,以手臂大幅度的上下摆动来带动左手在琴杆上作整体滑动;手指在弦上滑动的幅度较大,一般都在围绕音准基线上下小二度以上。这种滑揉在河南、山东风格的乐曲中用得较多。

  抠揉是用手指的抓力来改变琴弦张力产生音波的一种揉弦方法,它的发音很紧张,类似哭泣的声音,因此多用在悲痛情绪的乐曲中,如:《江河水》等。在运用抠揉时,手指的音位要略低于音准基线,手掌没有上下摆动,纯粹利用握力一抓一放,循环往复,使琴弦张力持续变化而产生音波。为了使手指抓弦更有力,可以将左手腕微微塌下,以手掌抵住琴杆,形成与手指相对的一个反作用力,或几个手指都按在弦上,特别是三指和四指,由于本身力量较为薄弱,更应采取上述的方法来加大握力。抠揉是一种特殊效果的揉弦方法,如果运用不当,将会影响乐曲正常的演奏效果。

  还有一种压滚揉,它是吸收了板胡的演奏特点而形成的,常用在陕北风格的乐曲中,如:《红军回来了》、《陕北抒怀》等。压滚揉是将三个手指(一般是二、三、四指)的指尖并成一个平面,手腕微微塌下,以掌根抵住琴杆,于腕力的带动之下,三个手指联合运动,在弦上大幅度地连滚带压,使音高在小三度音程的范围内上下波动,极富陕北风味。这也是一种特殊效果的揉弦方法,平时极少运用。

  揉弦应该根据乐曲的不同需要来变化地运用,这种变化大约有以下五个方面:①频率的变化,即每一单位揉弦次数的变化,可产生慢揉、中揉和快揉等等;②幅度的变化,即音波上下颤动大小的变化,可产生轻揉、重揉等等。一般来讲,低音区的揉弦频率可适当放慢,幅度可适当大一些,高音区的揉弦频率应适当加快,同时幅度要适当小一些;音符时值短的揉弦频率可稍快,幅度稍小,音符时值长的揉弦频率可稍慢,幅度稍大;乐曲速度快的揉弦频率也快,乐曲速度慢的揉弦频率也相对稍慢;音乐力度强、音色浓厚、情绪较为激烈的段落,揉弦频率快,幅度也大,音乐力度弱、音色清淡、较为抒情的段落,揉弦频率要相对稍慢,幅度也小。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情况,音乐是千变万化的,在运用时,还需要演奏者根据自己对乐曲内容的理解来做出具体的处理。③滚压成份的变化,即滚揉和压揉在揉弦中所占比例的不同调配,可在揉弦的深度、情绪、流畅性等方面形成对比;④揉与不揉、迟到揉(即一个长音开始时不揉,稍迟一点才慢慢地加进揉弦)与终止揉(和迟到揉相反,在一个长音上开始时揉弦,然后慢慢地停下来,末尾不揉弦,多用在乐曲的结束音上)的变化;⑤常规揉弦与特殊揉弦(如:抠揉、压滚揉等)的变化。

  揉弦除了使二胡的演奏效果更加动人以外,它还是演奏家保证音准的重要手段。可以说音准是演奏者通过自身敏锐的听觉,在他人尚未察觉时,运用揉弦及时地纠正指位误差的。但初学者常常会有因揉弦反而弄得音不准的情况,其重要的原因是揉弦的音波上下不等幅,或是向上波动大,向下波动小,或情况相反,而欣赏者的听觉总是以音波的中心线作为音准基线的,这样就等于挪动了音准基线,因而造成音不准的弊病。

  揉弦在二胡演奏中常带有个人的爱好,如:有人习惯揉弦深沉些;有人习惯揉弦优美些;有人揉弦比较激动;有人揉弦善于变化,等等。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演奏家的独特风格,使人一下就能听出是谁的演奏。但不论是体现什么风格,揉弦最重要的原则是运用得当、分寸恰到好处,这样才能使二胡的演奏具有不可抗拒的艺术魅力。

  二胡演奏者在揉弦方面容易出现的偏差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滚揉时动作紧张、僵硬,各部位的配合不协调,主要表现在①手臂动作太大,甚至过于主动运动;②腕部不松弛,没有起到“轴”的作用;③手指僵持,第一关节不能自如地作屈伸运动;④手掌里外煽动,⑤用指力过多地抠弦,等等。在初学揉弦时,可先以左手在桌面上练习“小鸡啄米”的动作,熟练后再持琴,将动作过程分开来训练,边练边数“一、二、一、二、……”,数“一”时,做滚揉的第一个动作过程;数“二”时,做第二个动作过程,如此反复练习,至动作正确、操作熟练后再将动作过程连起来练习,直到运用自如,方能进入实际应用阶段。为了在滚揉时手指运动更为灵活,可尽量少用保留指,以减少手指间的互相牵制。

  二、揉弦时虎口移动,影响了音准的稳定性,(大滑揉除外)。虎口是揉弦动作的支点,一定要保持稳定。

  三、揉弦与音准的关系把握得不好,或是因揉弦影响音准,或是不能运用揉弦纠正指位的误差,等等。这除了要掌握正确的揉弦方法以外,还要在敏锐的音准听觉指导下,经过长期的训练才能解决。

  四、滑揉时动作不松弛,或滑动中音准基线掌握得不好,影响了音准;或滑动的幅度不恰当;或滑动过程时快时慢,频率不均匀等等,从而表现不出滑揉应有的效果。

  五、压揉时带有过多的抠弦成份,致使发音紧张,影响了旋律的通畅性。压揉和抠揉虽然都是以改变琴弦张力来产生音波的,但它们是两种不同性质的揉弦,在方法和发音上有很大的差别。因此,要严格地加以区别,和恰当地运用。

  六、揉弦手法贫乏,缺乏变化。在乐曲中,并不是逢音必揉,千篇一律。揉弦作为二胡的一种表现手段,一定要为音乐内容服务。音乐是如此地丰富,揉弦也必定是千变万化。因此,从学会一种技巧的演奏方法,到用好它,中间还需要一段很长的磨练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