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毛根、高哲睿筝艺初探--兼析潮州筝洪、李两派


潮州筝源远流长,名师辈出,林毛根、高哲睿就是饮誉中国筝坛的潮筝一代名师。高老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仙逝,林老也于今夏骑鹤西去。名师远离我们而去,他们的精湛筝艺,有待我们去研究,去传承。本文拟探源溯流,浅析两位筝家的师承、传谱、技法,从中窥见潮州筝洪、李两派的生成基础和林、高两筝家的筝艺特色。
  
  师承
  
  潮州筝源远流长,但祖始自谁,无从考证。若用断代法,以手头资料为据,现在活跃于潮州筝坛的有洪(洪沛臣)、李(李嘉听)两大派。林毛根是洪派第三代传人,其师父张汉斋是声名显赫的潮乐大师,精通潮、汉音乐,擅长古筝、头弦、月琴等乐器。上世纪三十年代,张汉斋就在汕头市开办岭东国乐传授站,亲任教导主任,授徒传艺,建国后参加筹建汕头潮乐改进会并出任主任。历史上,洪派筝人以专业或半专业居多,被视为正统地道的潮州筝派。高哲睿为潮州筝李派第三代传人,其师父佘永鸿(乳名和尚)、洪如炎均非科班出身,常与澄城富家子弟、文人雅士一起会乐论道,自娱自乐,陶冶性情。在专业人士心目中,李派非潮筝主流,被贬之为“花草派”。
  
  洪派筝家宗潮州音乐注重合奏,整齐统一的乐风,演奏循规蹈矩、和平级进,句法齐整简练,风格古朴典雅;李派筝家思想活跃,不受传统演奏模式的羁绊,手法灵活多变,筝风细腻流畅。林毛根得洪派严谨典雅之真传并逐步形成清丽淡雅的筝风,高哲睿在李派细腻多变的基础上结合自身气质形成细腻流畅、感情深化的筝艺特色。
  
  传谱
  
  在潮州音乐中,古筝起初并非独奏乐器,前人流传下来的硬套演奏形式就是筝、三弦、琵琶三件乐器的合奏,由弹筝者左手执板,右手掐弦,乐曲节奏由弹筝者掌控,左手按音完全弃置,古筝虽为主奏,实属配音。再从传谱和弹奏手法来看就更明了,硬套《葫茄十八拍》是筝、三弦、琵琶的合奏谱,软套《寒鸦戏水》、《昭君怨》则是弦诗谱,古筝只是件伴奏乐器,无足轻重。潮州筝人不甘沉寂,在长期的实践中向其它乐器“偷师”,如来自三弦的“三点一”推法;移植琵琶“凤点头”手法而为“企六推”;模仿右琴左右揉弦,绵绵着指,横衬起伏的“揉法”等,创新和充实了很多演奏技法并慢慢地脱离弦诗乐、细乐,逐渐成为独奏乐器。后来,专业与业余之分,“正统”与“花草”之争,催生了曲名相同,传谱不一,风格迥别的洪、李两大筝派。
  
  作为洪派嫡系传人,林先生的传谱仍恪守潮筝传统的基本演奏方式,句法齐整、简练,配以左手技法润色弦音,无论是被誉为“潮州的国际歌”的大套曲《寒鸦戏水》,还是民间小调乐曲《倒骑驴》都遵循一定规律的演奏形式。林先生传谱深得洪派之精髓,虽云独奏曲谱,稍作变化,可与弦诗乐合奏,更可在和谐柔润著称的细乐中与三弦、琵琶等结合,形成混响乐音,别具风韵。
  
  高先生的传谱一概以独奏形式示人。高先生在写给曹正教授的信中指出:“按佘、洪二师共同特点,在于句法中间的过接处,以化音衔接,不…此种奏法,不适宜合奏。”高先生特别强调,古筝为半固定音乐器,妙在韵味,“以韵生情”。潮州筝传统演奏法受潮州音乐合奏模式的影响,限制了左手按音技术的创新和运用,缺少各乐曲不同的韵味和情绪表达,而“曲速三变”的演奏模式,千篇一律,容易使筝曲思想感情僵化,为此他提出“技术为乐曲服务”的观点,认为每首乐曲均有不同的情感和意境,演奏技术必须协调乐曲不同的个性体现,高先生充分利用左手按音技术,配以丰富的演奏方式,赋予筝曲更多的思想内涵。从《黄鹂词》、《寒鸦戏水》重六调《柳青娘》、《粉蝶采花》等传谱来看,李派不拘一格,细腻多变的筝风可见一斑。
  
  如若以同名筝曲传谱分析,比较两筝家的筝艺特色就更为一目了然。以重六调《柳青娘》为例,它是一首只有30板的小曲,但有大套曲的曲式结构。林先生的传谱,循潮州正统古筝演奏方式,由时速不同的二遍“头板”接“拷拍”再接“三板”推奏,反复二次,由慢而快而后作结,乐曲句法紧凑,和缓级进,“7、4”两色彩音清晰悦耳,音色清润,“双推”与“企六推”的运用,风格典雅清逸,颇具儒乐风范。高先生的传谱,乐曲气氛起伏多变,大开大合,一气呵成。它在原谱的基础上连接“采花”和小曲《梳妆》,以不同的时速,气氛的乐章组成,时而沉缓,时而跳跃,特别是“采花”部分充分运用潮筝左右手技巧,声音繁复,韵律多变,堪称典型的李派风格,给“花草派”以新的定义和诠释。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