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世祥小提琴教学百答


问:“你在澳洲教小提琴的时候,是否遇到学生要考级的问题,你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的?”   

答:“在教小提琴的过程中,令我最为头痛的事情就是,当我正在一步一步地给学生打好演奏小提琴基础的时候,学生突然向我提出:‘我要去考级了!’而他们现在的实际演奏能力比他们考级所要拉的曲目要低得多了,由于种种原因,我只得同意让他们去拉考级的曲目,我不得不忍痛将我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一点基础放弃了,而叫他们去拉那些他们还没有能力演奏的曲目。我在前面说过,我并不反对考级,只是认为学生先要把小提琴学好再去考级。如果学生还有许多演奏上的缺点,那么去考级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令人兴奋的消息:最近在悉尼举行的一个小提琴比赛中,我的学生在那里获得了十个第一名,可以说每组的第一名都由我的学生获得了,这就说明如果按照我在多年教学中形成的一套曲目,稳步地把小提琴学好的话,他们的演奏质量和水平要高得多,考级几乎是伸手可得的事情。可是事情还有另外一面,许多已经通过了八级考试的学生来找我学琴,我发现他们简直还不会拉琴。也就是说他们拉了很深很难的曲子,但是却是很低的质量。面对这种现实我们如何办呢?我是采取了这样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的:从考级需要的这四首曲子中,挑出那些困难的片段,去掉它的节奏和弓法,使用很慢的速度,拉这些音符,把注意力集中到演奏的基本方法上去,也就是用这些音符学习演奏小提琴的基本功。参加考级的学生往往一年就拉这样四首曲子,所以我们有的是时间,蚂蚁啃骨头,一点一点地把这首曲子学出来。我们实际上是把一首很困难的曲子,先把它变得很容易,然后再一点一点地回到它原来的难度上去。而我个人所采取的教学方法是使用我安排的从简单到困难的乐曲和练习曲,一步一步地走上去,这样学出来的质量又高,学生也更有兴趣。一年只教学生演奏考级的这四首曲子,对教师来说真是太方便了,我有时候会开玩笑地对我的学生说:‘就靠教这四首曲子我买了这所房子!’”


问:“我的孩子练习很不自觉,如何能使他努力练习?”   

答:“我可以告诉你这样一个事实,我的一位学生家长对我说:‘上次我的孩子在你举办的定期家庭学生音乐会上演出之后,你说她拉得很好,表扬了她,所以现在她练琴很努力’。这就说明孩子在学习上取得成绩的时候,要注意及时鼓励他们,这样是最好的能使他们刻苦学习的方法。表扬往往是激励他们刻苦学习的动力,而经常因为学习小提琴而受到责备,他们就会渐渐失去了对小提琴的喜爱。我很不赞成使用物质刺激的办法来让孩子练习,有的家长对孩子说,你每练习一个小时的小提琴我就给你两块钱,或者说如果你练琴的话我就给你买巧克力,这样的办法只能引导学生热爱钱和巧克力,而不是音乐。只有培养他们对音乐的喜爱,才能使他们产生长久刻苦练习的动力。我一直很努力地进行教学,因为我在这个工作岗位上不断地取得成绩,因此它极大地激励了我的工作热情。”

问:“你认为家长在培养小孩子学习小提琴的时候,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答:“培养他们认真的练琴习惯,每天定时,定点进行练习。当然家长对小孩子学习小提琴要很当一回事,如果你想看一场你喜欢看的电视,就对孩子说,今天不要去上小提琴课了,那么孩子也就不会把学习小提琴当作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孩子在练习的时候,家长不要去打搅他们,更不要在那里做干扰他们练习的事情,孩子就会从心里感到学习小提琴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 n) r* u4 ?& N' }; r$ d& k

问:“听说你十分注意持琴的位置,这是为什么?”


答:“我时常对学生说:‘是你的小提琴位置决定了你运弓的方向,如果你在弓尖的部位,弓子不能与琴马平行的话,很可能是你持琴的位置不适合造成的。’”

问:“你对学生使用肩托的问题有何看法?”   

答:“我认为这个问题应当根据不同的学生进行不同的处理。学生如果脖子较长,或者肩膀较斜,那可能就要使用肩托或肩垫之类的东西了。对于这个问题不考虑每个人的不同情况,采取一律禁止使用的态度,不是个解决办法,总之,要根据学生的具体情况而定。对于这个问题,我的两点经验是:第一,我们应当认识到,琴在演奏的时候,琴和身体,和头部的接触是不断改换角度的,如果我们把琴牢固地夹在肩膀和下巴之间,对演奏是不利的。我们的概念应当是把小提琴放在左手和肩膀上,不是夹在脖子下面的。第二:有的人脖子较长,他们往往是把肩托用得很高,没有把琴放在锁骨上面,这样琴弦的平面就高了,不利于运弓。我建议使用比较高的腮托,而不是使用高的琴托来解决这个问题。最后我还要说一下,有的教师要小孩子把琴夹在下巴下面,老师用手不能把琴从孩子的下巴拉出来才行,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一种暴行。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