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单簧管


曾有人风趣而形象地把三种木管乐器作了这样的形容:长笛清冷婉转,犹如技艺高超的花腔女高音;双簧管音色温暖宽厚,好比戏剧女高音的歌声;单簧管呢,柔和而幽深的独特音色恰似一位风情万种的抒情女高音。你最爱哪个呢?对我来说,长笛虽意韵淡雅,合乎中国人传统的冲淡平和的审美哲学,但嫌其太冷,总是缺乏热情;双簧管虽抚慰人心,独具牧歌风味,但嫌其单调而缺乏变化;只有单簧管,神秘多变的音色、温柔典雅的声调最令我神魂颠倒!
  
  单簧管俗称“黑管”,这个“黑”字用得极妙。不光这件乐器本身是黑色的,连它的声音也令人联想起神秘莫测的黑色。长笛象是银色的,泛着孤高冷峻的光泽,双簧管是黄色的,明亮暖和,带来一阵熏风。只有单簧管,如黑夜一般寂静,如黑夜一般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现代单簧管最早出现于大约1700年,其前身是一种名为chalumeau的只有两个按键的吹奏乐器,其音域既窄又低。一名德国乐器制造商对chalumeau进行改造,增加按键,拓宽它的音域,成为现代意义上的单簧管。18世纪中叶起,它开始在乐队演奏中得以少量使用。率先意识到单簧管魅力、并写出能充分发挥其性能的作品的,是作曲大师莫扎特。在莫扎特看来,这种声音灵活柔韧的乐器是发音最接近人声的。
  
  法国作曲家柏辽兹是音乐史上著名的配器大师。他对单簧管始终怀着特殊的感情。在他的名著《配器法》中他写道:“象圆号、小号和长号一样,单簧管是一种多愁善感的乐器。它的音调是英雄的爱情音调……用作独奏时,它虽然在力量和强烈的光辉方面有所欠缺,但它精美风雅、瞬息万变的色调变化以及神秘的温柔感足以弥补而有余。”
  
  在交响音乐中,单簧管的神来之笔举不胜举。在莫扎特“第39交响曲”的小步舞曲乐章的中段、在贝多芬“第八交响曲”的小步舞曲中,都有单簧管和长笛结合在一起产生出的美妙的音色效果;在里姆斯基-科萨柯夫“天方夜谭”中,单簧管在竖琴的支持下撒出一片闪耀的音响,仿佛东方绣品的雅致花纹;拉赫玛尼诺夫“第二钢琴协奏曲”动人的第二乐章一开始处,单簧管以宽广抒情的独奏带出一股浓浓的俄罗斯风味;在他的另一首杰作“第二交响曲”的第三乐章中,单簧管的绵延不绝的咏叹调如怨如慕,把听众带到遥远的俄罗斯原野……
  
  历来的作曲家们为单簧管而写的协奏曲数量很少,但其中却有一篇难得的极品——莫扎特“A大调单簧管协奏曲”(K622)。它不仅是最早的单簧管协奏曲之一,而且出人意料的是,最早的,竟然是最好的!这首单簧管的千古绝唱将这一乐器的孤寂、温柔、高雅、神秘的种种性格写到了极处,情深到了极处,自此再无后人能够超越。
  
  乐曲共分三个乐章:第一乐章是快板,A大调,4/4拍子,奏鸣曲形式,长度超过莫扎特大半的协奏曲。此曲沿袭协奏曲的固有形态,先由乐队呈示主题开始,第一主题由弦乐器引出,接着管乐器加入,然后由主奏单簧管呈示温柔妩媚的第一主题。充分展示出单簧管柔美的音色和力度。
  
  第二乐章慢板,D大调,3/4拍子。在弦乐器的伴奏下,单簧管平静地奏出了主旋律。这是一首难以言传的忧郁的挽歌,好象天鹅临死前最后的哀鸣。
  
  第三乐章回旋曲,快板,A大调,6/8拍子。这里一改前面慢板沉重的曲调,显得轻松而有趣,它以音域或节奏的对比造成几分幽默的气氛,在表达欢乐光彩的同时又含有一丝淡淡的哀怨。
  
  除了莫扎特的这首单簧管协奏曲以外,与贝多芬同时代的德国作曲家冯·韦伯(即歌剧“自由射手”、管弦乐曲“邀舞”的作者)也对单簧管情有独钟,在1811年这一年里一口气写了三首单簧管协奏曲(其中一首名为“小协奏曲”),可是名气不大,也很难见到唱片。有兴趣听的话,可以找找拿索斯出版的一张CD(8.550378),里面就有这三部作品。这张CD还是《企鹅指南》评为三星级的佳作呢。
  
  为单簧管而写的协奏曲数量稀少,在室内乐中,它却是个活跃分子。单簧管奏鸣曲、单簧管三重奏、单簧管四重奏、单簧管五重奏……不少作曲大师均有所涉猎。或许,这是因为它柔和丰富的音色、灵活自如的技巧表现力正适合性格内向的室内乐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