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音乐六:近代器乐的发展


六、近代器乐的发展
广 东 音 乐

近百年来,在广东珠江三角洲一带产生和流行的民间器乐曲,人们称之为“广东音乐”,这是外省人对它的笼统称呼,实际它包括的范围很广,其中有粤剧和潮州剧音乐,主要指过场音乐和烘托表演动作的乐曲,又叫“班本”,较长的叫“大过场”,短的叫“小过场”;小曲,即小调及器乐曲,依其乐曲长短又分为大调和小调。还有广东的地方性民歌曲艺,如山歌、儿歌、木鱼、粤讴、南音等。狭义的“广告音乐”是指小曲,即器乐曲而言,现在已成为习用的专称。

近代,广东小曲盛行一时,在城市里,戏曲伴奏乐队在过场中演奏它;茶楼和街头卖艺的演奏它,如歌女的伴奏者在演唱间隙,便演奏一两支小曲;民间婚丧喜庆的乐队也演奏它,这种乐队演奏的乐曲,又叫做“八音”、“行街音乐”或“座堂乐”。在农村中,农民也自发组织“八音”乐队,或在耕作之暇吹奏自娱,或有庆典、赶会、婚丧事时被请去担当乐手。所以广东小曲在城市和农村中都有广泛的群众基础。经过长期的孕育演化,它又吸收了各地民间小调、小曲、戏曲音乐和各种器乐曲,逐渐形成了具有鲜明地方色彩和独特风格的乐种。它的曲调流畅优美,节奏清晰明快,多数乐曲反映了人民群众的乐观情绪;还有一些乐曲写景抒情或描写自然界鸟兽虫鱼的动态、花草的繁茂等,表现了人民对生活的细致观察和热爱,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深受人们的喜爱。

1919年前后,演奏广东音乐的乐器有二弦、提琴(不是西洋乐器的提琴,而是一种中国乐器,形制和板胡相近,琴筒用竹制或椰壳制,前面嵌薄木板,约在明代已出现)、三弦、月琴、横萧,俗称“五架头”,后来加入扬琴、琵琶、钢弦二胡(高胡)、秦琴等。

早期乐曲,音符较疏,节奏也少变化,后来它的旋律和乐汇逐渐形成新的特点,可能是与当地人民的生活和方言有关。它的曲调进行中有多种装饰音型,称做“加花”,如常用的“冒头”和“迭尾”就颇具特色。它是在一个乐句的前面加装饰音群或在一个乐句的结尾加曲调化的延伸;或在一个或几个乐句的两邻加以装饰,使其旋律自然谐和而又流畅、丰满,如原乐句3665,演化为3561 5176532 5 5;原乐句36523,演化为等。

早期所传的乐曲多无作者,是民间长期流传的群众集体创作。本世纪初出现一批演奏家兼作曲家,从事改编和创作的工作。比较著名的有一位严公尚(老烈),擅长演奏扬琴,改编了十几首乐曲,其中有几首在当时非常流行,影响较大。他曾根据传统乐曲《三宝佛》的部分段落改编为《旱天雷》、《倒垂帘》两曲。

《三宝佛》等二段又名《三汲浪》,原是一首琵琶小曲,后来用作粤讴的前奏,称为“过场板眼”。严老烈把原曲乐句拆开,加上若干花音,使旋律活泼流畅、生机盎然,表现人们在旱天时节,忽然听到雷声隆隆、预示天将降雨的喜悦心情。全曲贯串着欢快跳跃的节奏,与原曲沉滞平板的情调完全不同,创造了一个新的意境。

将两曲对照如下:


严老烈还用民间曲调《寡妇诉冤》改编为《连环扣》。《寡妇诉冤》原是一首悲怨的曲调,经严老烈改编后,旋律加花,并采用五度转调演奏,成为一首活泼愉快的乐曲,把原曲委婉地诉说哀怨一变而成为对美好未来的希望。曲调激昂有力,表现了对封建势力的憎恨和反抗情绪,具有近代资产阶级民主思想的色彩。

将两曲开始的旋律对照如下:


严老烈改编的乐曲也可作为扬琴独奏乐曲演奏。他有一套独特的演奏技法,用右手(右竹)奏旋律,左手(左竹)奏衬音,衬音增多以后,逐渐成为旋律的组成部分,使曲调更为欢快流畅,形成一种新的演奏风格。

何柳堂(约1872—1934年)是一位琵琶演奏家,也是从事早期广东音乐创作和改编的作曲家。近年有人到他的家乡广东省番禺县调查,知道他是一个上无片瓦、下无寸土,栖身祠堂,一生以写作和授徒为生的民间艺人。他除了写过许多广东乐曲外,还写过一些以宣传抵制洋货、反对蓄婢、劝戒洋烟为题材的地方曲艺作品。他创作的著名乐曲有《群舟竞渡》、《赛龙夺锦》等。因为在他演奏的乐谱选集中最早出现了《雨打芭蕉》一曲,从此曲旋律、音域来看,是为在琵琶上弹奏而作,何柳堂演奏琵琶曲,多奏自己改编或创作的乐曲,所以有人认为这首乐曲可能也是他的创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