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音乐四:器乐创作


第四节 器乐创作

我国器乐创作有着悠久的历史,在几千年的文明史进程中,器乐独奏以其独特表达人的情感方式,丰富了灿烂的中华民族音乐文化。从本世纪初开始,萧友梅等中国音乐家把西方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音乐介绍到中国,西方先进的多声思维、功能和声体系通过我国专业的音乐教育得到了传授,使中国音乐出现了新音乐语言和形式。但是,东、西方在历史、文化以及不同民族音乐思维、审美习惯和标准等方面都存在很大差异,因此,必然在音律、调式、和声以及旋律的走向等方面表现出一些矛盾。全国解放后,我国的作曲家们在这方面进行了艰苦的努力和探索,取得了许多令人注目的成绩,但具有中国特色完整的器乐创作体系尚未形成。

五、六十年代,是我国器乐创作(这里主要是指民族器乐、钢琴、小提琴等各类器乐以及大型管弦乐曲的创作)的一个辉煌阶段,首先得到发展的就是民族器乐创作与表演。在这方面,由于党和政府重视,在高等音乐学校里建立了民族器乐专业(或系),并建立了一支数量可观的从事民族器乐教学和演奏的队伍,这支队伍在从事教学和演奏的同时,还挖掘、整理了许多优秀的民族器乐的传统曲目,同时也改编、创作了许多民族器乐新作品。因此,一批专业和业余的演奏家队伍逐步建立起来,加上五、六十年代民族乐器所进行的卓有成效改革,使我国民族器乐在新历史时期焕发出新的光彩。

1 器乐独奏音乐

我国五、六十年代的民族器乐创作,主要不是作曲家们完成的,而是一批从事民族器乐演奏者所创作的。少数作曲家也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民族器乐创作方面,对民族器乐的创作起到了推动和提高作用。这一时期比较突出的民族器乐独奏作品有笛曲《喜相逢》、《五梆子》(均冯子存曲)、《姑苏行》(江谓先曲)、《早晨》(赵松庭编曲)等;笙曲《凤凰展翅》(董德洪编曲)、《孔雀开屏》(阎海登曲)等;唢呐曲《节日》(赵春亭曲)等;管子曲《江河水》(王石路、朱广庆、朱长安、谷新善编曲)等;二胡曲《赶集》、《山村变了样》(均曾加庆曲)、《赛马》(黄海淮曲)、《秦腔主题随想曲》(赵震霄、鲁日融编曲)、《豫北叙事曲》、《三门峡畅想曲》(均刘文金曲)、《拉骆驼》(曾寻编曲)等;中胡曲《草原上》(刘明源编曲);板胡曲《灯节》(白洁、戚仁发曲)、《红军哥哥回来了》(张长城、原野编曲)等;琵琶曲《狼牙山五壮士》(吕绍恩曲)、《赶花会》(叶绪然编曲)、《彝族舞曲》(王惠然曲)等;筝曲《闹元宵》(曹东扶曲)、《庆丰年》(赵玉斋编曲)、《幸福渠》(任清志曲)、《战台风》(王昌元曲)等。

这些独奏曲有的是根据民间乐曲的曲牌和音乐改编,有的则是新的创作。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民乐独奏曲,不仅题材广泛,体裁和形式多样,在演奏技巧方面也比建国前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如冯子存根据内蒙二人台的过场音乐改编的《喜相逢》,充分运用了北方“梆笛”的演奏技巧,采用了民间乐曲自由变奏的发展手法,刻画了亲人离别时的愁苦和相见时的欢乐,是“北派”笛子的代表作品。而《姑苏行》则是根据昆曲音乐改编,具有鲜明的南方“曲笛”特点。

笙曲《凤凰展翅》采用了山西民间音乐的素材,借用了“凤凰展翅”的美丽形象,表达了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具有纯朴的民族风格。而管子曲《江河水》则是根据辽宁鼓乐中的笙、管乐曲牌《江水儿》改编的独奏曲,这首乐曲充分发挥了“双管”独特的音色,表现了哀怨悲愤的感情,具有撼人肺俯的艺术魅力,成为我国民族器乐独奏精品之一。

谱例110《三门峡畅想曲》引子主题
  刘文金曲

刘文金创作的二胡曲《豫北叙事曲》和《三门峡畅想曲》,都以河南地区社会生活的变化作为创作题材,前者吸收了河南戏曲音乐“拖腔”的手法,采用对比叙述的方式,很好地发挥了二胡的表现力,具有强烈的地方特色和时代气息;后者则借用了西洋回旋曲式的结构,并运用火一样的激情,表现了作者对在黄河上建起的三门峡水库那壮观景象所引起的无限广阔的自豪情感。全曲共分七个段落,第一段中运用了富有舞蹈性的节奏,描写了三门峡建设者们愉快豪爽的形象;第二段则表现了建设者坚定的信念;第六和第七段,乐曲更加火热,尾声在十分火热的气氛中结束。特别是作者在乐曲中创造性地运用了三种定弦法(即sol--re弦)、 (la--mi弦)和(mi--si弦)的结合,大大扩展了二胡的表现力。

标签: